林易寻

圈地自萌,不喜请滚!

初中

  我多希望一觉醒来发现是在初中的班里,这一年与他们分离的一切都只是梦...

  到时候,同桌可能会说:“你醒了,咱们聊天吧,我快无聊死了...”
  我可能会眼带泪光笑着对她说:“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,还好真实,好可怕...”
  我讲完后,她还可能安慰我:“梦而已,这不没事吗...”
  下课后,我可能去找闺蜜再说一遍那个梦,她可能会笑着说:“你这是睡傻了吧,你爸爸我在这呢,能有什么...”

  可惜这些只是‘可能’,离开他们的时间越久,我就越发觉我想他们,想当时班里独特的氛围,那时现在的班级没有的,可惜,回不去了...

评论(2)

热度(1)